錢江晚報創刊10000期。
  老D是錢江晚報從創刊時起便和我們一路走來的讀者。用現在的話來講,是根鐵絲——鐵桿粉絲。
  天氣轉熱,老D騎著電動車趕到報社,滿頭大汗。他說,至今走進浙江日報大院時,還會有點恍惚,仿佛回到二十幾年前的某個深夜。在那些個夜裡,老D作為錢江晚報第一代通訊員,總會在接到編輯電話後,騎著破舊的二八寸永久從家中趕到報社。
  每次從兜里掏出稿子,他都擔心那皺巴巴的紙片,會被嫌棄,會登不上報紙。那個心情,就像以前老早談戀愛一樣,忐忑。
  那個時候,鉛字多少值錢。老D說,簡直是神聖不可侵犯。
  老D去印刷廠里參觀過,看著工人把字一個個挑出來,排在一起作鉛字印刷。錯一個字,少一兩行,對整個版面都是要命的事。所以,對報紙上的文字會有別樣的敬畏。
  文字能上錢江晚報,可以讓人興奮一整個月。認識的人看到你就會說你怎麼這麼色刻啊。老D說著說著,不大的眼睛里露出一點孩子般的狡黠——單位領導遇上你,會特別客氣。
  聊起從前,老D眼裡蒙了一層悵然。那時,慶春路還只是雙向兩條道的小路,蹦兩下就可以從這面跳到對面。小孩約同學出門,永遠是那兩句“少年宮旗桿下麵等”,“六公園外文書店門口等”。老D說,那個時候有輛桑塔納就不得了了。而坐著奧迪100,那絕對是大官。不過節假日,西湖邊滿街的自行車和行人,占領了整條馬路,有車一樣寸步難行。
  大概1998年,老D還為錢報副刊寫過一篇情感方面的文章。過了一周編輯通知老D去領讀者來信,好家伙,整整幾百封——老D嘆氣,現在沒人願意寫字來和你探討了,幫你在朋友圈裡轉一下就算好了。
  你們真的見識過蠻多東西的,你們的深度和廣度,在地方報紙里算是罕見的。不過你知不知道老百姓真正喜歡你們哪一點?老D從包里拿出幾張報紙,都是最近的錢報,翻出幾篇文章,喏,這個,還有這樣的,看著很舒服,老朋友的感覺。
  我一看,都是家長里短,西湖運河,茶事文事鳥事。
  這就像是你們最早的口號啊,一點不過時,還越來越有味道。心向讀者,情系萬家,對吧?
  老D又問,你西湖現在一年能去幾次?我搖搖頭,苦笑。在朋友圈裡可以看到,只要天氣晴好,西湖邊老D是天天去的。
  你們走過一萬天,西湖水可能也換過幾百遍了。別光顧著報紙怎麼怎麼,讀者怎麼怎麼,你們自己也該有點生活的。生活里的沉澱,再到文字里去,這樣的文字才會更好,對吧?老D的話戳中痛點,我只有連連點頭。
  那天,他剛走不久,又發來微信——蠻喜歡你們做的微信。不是每條都看,不過我支持你們這種與時俱進的態度。還有張截圖,是滿滿一排我們的公眾號。
  本來為10000期所寫的文字,因為這一樁和忘年交老友的碰面而全部刪去。1張紙,4代人,27年,10000個日夜,我們為老D,和老D這樣一直支撐著我們的人們,又帶來了多少。我們目睹過無數歷史時刻,經歷過許多曠世記憶,一路走來,不負過往。從對開四版的“輕閱讀”,到如今日均數十個版的“厚重派”;從一筆一筆寫下的稿子,到如今全媒體業務的四面開花;從“51460”的第一代值班熱線,到如今“96068”的全業務接線平臺……
  卻突然,想放下那些宏大敘事的鋪排和自我謳歌。因為與之相比,陪老D,小D,小小D們,相攜相伴走得更遠,才是從第二個10000的起點伊始,我們對你們的更好承諾吧。
  我翻到錢江晚報創刊號上的創刊詞《行萬里路》:世上要做成一件有為之事,都是少不得勇氣、毅力、求實精神和科學方法的。
  10000個日夜過去,我們不敢自言有為。
  但從今天起,我們願能更加彼此珍惜。
  最後,讓我們暫且回到公元1987年。那是農曆丁卯年,兔年。那年,全球人口達到50億。那年的第一天起,浙江人有了一份真正可以與之交流,談心,同哭同笑,同喜同悲的報紙。
  PS,晚上,版面看到一半,又收到老D的一條微信:常去西湖看看。一萬個日夜,西湖依舊靜好,願錢江晚報的歲月從容。
  本報記者 盧楠
(原標題:不負過往 不負初心 萬期過後 願更彼此珍惜)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ou57ouxpw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