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承建的亞的斯亞貝巴至阿達瑪高速公路,這是埃塞俄比亞第一條高速公路。新華社發">
  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承建的亞的斯亞貝巴至阿達瑪高速公路,這是埃塞俄比亞第一條高速公路。新華社發
  肯尼亞出土的中國明代瓷瓶。">
  肯尼亞出土的中國明代瓷瓶。
  一名桑布魯族男子站在肯尼亞桑布魯保護區的山頂上望向遠方。新華社發">
  一名桑布魯族男子站在肯尼亞桑布魯保護區的山頂上望向遠方。新華社發
  通過此訪,我不僅接觸到了一個正在崛起的尼日利亞,而且看到了一個充滿希望的非洲。———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據新華社電)
  南都訊 “通過此訪,我不僅接觸到了一個正在崛起的尼日利亞,而且看到了一個充滿希望的非洲。”剛剛結束對非洲四國五方訪問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3日上午在中南海紫光閣會見尼日利亞參議長馬克時表示,“中方願同包括尼日利亞在內的非洲各國一道,秉承‘真、實、親、誠’理念,按照‘461’中非合作框架,推進中非全方位互利互惠合作。”
  自然資源豐富、人力資源低廉的非洲,很有可能成為繼中國之後,下一個“世界工廠”。第三屆中非民間論壇上,對於非洲應怎樣扶貧脫困,來自非洲和中國的專家學者都一致將目光投向工業化。
  長期研究非洲發展的社科院西亞北非所研究員李智彪說,工業化是非洲徹底脫貧唯一途徑,而李克強總理訪非時提出的“產業合作”,也預示著非洲將迎來從中國承接產業的最佳機遇。蘇丹金融投資銀行董事會主席哈桑·艾哈邁德·塔哈也認為,蘇丹和非洲需要工業化、尤其是輕工業的發展。
  中國解貧秘訣在“世界工廠”
  改革開放後,價格低廉的“中國製造”商品行銷世界各地,2010年中國製造業產值首次超過美國成為全球製造業第一大國,成為“世界工廠”。
  李智彪認為,這正是中國解貧秘訣所在。“從世界工業發展史來看,英國、美國、日本的經濟起步,也是依靠創新和製造能力先後扮演‘世界工廠’角色。”這一秘訣,有望在非洲“奏效”。
  目前,面臨著資源短缺、勞動力成本提高、產業升級等問題的中國,日趨喪失扮演“世界工廠”的優勢,也在籌劃對外轉移技術門檻低、勞動力密集的製造業。而自然資源和勞動力資源方面擁有絕對優勢的非洲,成為“世界工廠”轉移的方向。
  “幾乎‘一窮二白’的非洲國家,非常適合中國產業轉移升級中外溢的勞動密集型低中端製造業。”李智彪認為,對非洲而言,繼承“世界工廠”角色,將直接幫助其完成產業配備、經濟起步和根本上的脫貧。
  繼承世界工廠需“非洲總動員”
  李智彪同時指出,非洲需要從全洲層面思考工業化之路,單個國家難以實現真正的工業化。該觀點與此前非洲各國追逐的“產業多元化發展”針鋒相對。
  “50多個國家構成的非洲,每個國家都比較小、人口也很少,一國發展多個產業就很難。”李智彪解釋。
  值得關註的是,非洲的自然資源也呈區域化分佈。比如可可豆主產自科特迪瓦、加納等中西非,生咖啡豆產自埃塞俄比亞、烏干達等東非國家和科特迪瓦等中西非國家;石油集中分佈在北非地中海沿岸、幾內亞灣沿岸以及南蘇丹、蘇丹等東非大裂谷一帶;鑽石礦集中在博茨瓦納、剛果(金)、南非等中南部非洲。
  “每個國家可以根據各自資源優勢,引入外來投資,深耕一類或幾類製造業,從整個大洲層面上,就形成了多元而綜合的‘世界工廠’。”李智彪說,這一“總動員”和“整體謀劃”,也需要非盟等一體化組織給予更為強有力的推動。
  中非合作升級將有效減少摩擦
  可以肯定的是,“世界工廠”的轉移需要中非合力推動,但合力過程中面臨的問題和解決方法卻需從長計議。
  對於產業合作升級方面,李克強訪非時特別強調了在中非未來的合作中,將特別註重技術輸出、對非洲人才的培訓,著重剋服非洲勞動力的技術短板,同時也強調要尊重當地風俗,多進行人與人、心與心的交流。
  這不但意味著中非合作正在朝更為成熟和協調的方向邁進,同時也是對目前中國投資非洲過程中所遇到的勞動力與技術問題的改進。
  李智彪表示,改革開放到新世紀初年,中非合作更多地註重經貿領域,目前對外投資有政府或是大使館備案有2500家企業,政府沒有備案的也有上千家,發生摩擦和矛盾難免。
  在意識到目前存在的問題後,目前中國政府越來越註重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均衡發展。“摩擦很可能是因為文化交往跟不上,互相之間缺乏溝通,彼此之間不知道互相在想什麼。合作升級以後,更註重文化領域的交往,可以加深彼此之間的瞭解。”李智彪說。  (原標題:非洲:下一個“世界工廠”�
創作者介紹

rain

ou57ouxpw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